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
新闻动态

【紫牛新闻】没有四肢的他,衔筷子叱咤英雄联盟,靠直播养活妻儿

浏览人数:2|上传时间:2019-08-10 18:05:36|来源:博猫-博猫游戏-博猫官网

  下午一点多,袁立东在平台上和妻子共同直播自己每天的户外运动——上下台阶,然后与其他主播连线,和观众们聊天。与往常时间差不多,这场直播大约持续了两个多小时,有上万个观众。

  曾经,他还有个身份,是英雄联盟游戏的主播——“筷子哥”。用一根筷子敲键盘操控人物左冲右突或灵活闪现,精准地对敌方释放技能。游戏里,袁立东所向披靡,玩到了铂金段位,现实生活中,他是一个天生残疾没有四肢的海豹肢症患者,无法独立生活,甚至曾乞讨为生。网络直播,改变了他的命运,让他成为生活的英雄。

  他无手无脚

  靠直播养活一家人

  袁立东接受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已经中午,他说,早上和下午加起来自己要做三场直播,时间不固定,一共六七个小时。平时接电话玩手机,他用嘴咬着筷子点触摸屏,已经很熟练。

  

  再过一个多小时,他就要开始在快手平台上的直播。11月东北的天气很冷,可以看见说话时呵出的白气。袁立东的妻子穿上了厚棉袄,戴着毛线帽子,袁立东却只穿一件薄短袖。因为没有四肢,他只能左腋下拄一根短拐杖支撑全部身体,一点点往前“跳”上坡,没一会儿身上竟出了汗。

  

  这是袁立东每天户外直播的固定内容,妻子在一旁解释,这有助于他身体健康,也是他自己的一个目标:瘦下来。现在袁立东179斤,之前长时间侧躺在床上咬着筷子做游戏主播,又缺乏运动,让他的内脏全部向左侧压迫。所以,现在他保持着每天出门运动的习惯,有时上坡,有时上楼梯,累了就靠在路边歇息。有路人对他说,可以练习走下坡,省劲。他笑一笑说:“下坡没用。”妻子虽然心疼,但只是站在前面一遍遍地鼓励他:“加油,就快到了。”袁立东也会自言自语地说:“还差几步,还有一点,就差一步。”等到袁立东靠自己走到坡顶时,她的脸上就会绽放出欣慰的笑容。

  直播的时候,通常是袁立东和妻子一起,妻子会给他提出有趣的段子,直播前两人还会商量最近有什么有趣的事。妻子拿着手机拍,袁立东往前边走边和观众“唠嗑”,偶尔还和媳妇逗趣几句。一个半小时左右的直播下来,观看人数有2、3万,实时在线人数过千,得到3万的赞。直播间里有观众不停点赞和留言,大多是鼓励他和夸奖妻子的话:“大哥加油”、“嫂子和您真好”、“筷子哥努力锻炼很快就瘦了”。

  里面有一些从袁立东做游戏主播时就关注他的粉丝,还有听闻“筷子哥”的事迹主动找来看的,有些新的观众会在评论中询问袁立东的身体残疾,妻子就一遍遍耐心地解释这是天生的,多的时候回答上百次也有。可难免也会遇到一些不那么礼貌的观众,在评论里出言不逊。直播中,得知袁立东和妻子有个8岁的儿子,有个观众说:“你儿子会因为你这个爸爸找不到媳妇儿。”袁立东的妻子二话不说直接“怼”回去:“我儿子才不会!”袁立东在一旁也不在意,他告诉紫牛新闻记者:“我做主播也好几年了,早就想开了。要是每个骂我的人我都生气还怎么过。”说着他爽朗地笑开了,“而且我靠自己养活家里老小,好过那些啃老的、只会嘴巴说的人。”

  

  袁立东和妻子

  出生是海豹肢症患者

  立誓要改变命运

  袁立东出生在辽宁省锦州市北镇的村里,今年33岁。他长得憨厚朴实,眉眼弯弯,开口是地道的东北腔,长有两个大耳垂,这在民间看来是福气的象征。然而袁立东出生时,却没能像其他新生儿一样给父母带来巨大的喜悦,因为母亲怀孕时吃的药,他是个海豹肢症胎儿,天生缺少四肢。周围的亲戚朋友都认为他是家庭的累赘,但在袁立东父母的眼里,无论孩子是否健全,都是宝贝。

  

  “我小时候父母把我当正常孩子看待,小伙伴们都来找我玩,在一起可开心了,所以我没觉得和别人有什么不同。我从没受到小伙伴歧视或者被其他小朋友耻笑看不起。大家都带着我玩,或者推着我坐在车上出去玩。”童年的时光,袁立东至今想来觉得亲切,他对紫牛新闻记者说,自己从来没有被同龄人嘲讽过,甚至还有不少玩到现在的,因为他们的陪伴,袁立东的性格始终很开朗,但由于身体限制,在小伙伴们去远的地方玩耍时,不方便带上他,这成了他儿时感到失落和难过的地方。

  长到14岁时,袁立东遇到了一个困境,他的学校因为人少,被合并到了离家很远的大学校,行动不便没有四肢的他失学了。同时,村里上班的地方裁员,袁立东的父亲成为下岗工人。家里经济条件突然捉襟见肘,袁立东这个半大小伙却闲在家里啥也做不了,村里的一些人指指点点地对他父母说:“你们养这么大还要照顾他,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娶老婆生孩子,也不能工作养家。”这个自小自尊心强的东北男孩知道后,立誓要靠自己改变家里的生活和命运,于是和父亲商量,要不爷俩出去卖唱吧,哪怕乞讨也不能穷死。

  在采访的时候,袁立东向紫牛新闻记者回忆起这段经历还是觉得难堪,对这段经历草草带过。“那时候我和我爸就去山西大同,在广场上唱歌。人家看我残疾觉得可怜,都会给点钱。可是如果人好好的,哪有人愿意去乞讨?太丢人了。何况唱一天赚的都是辛苦钱,总有人说乞讨来钱快很容易,赚得多,都是骗人的。交完租房的钱,几乎不剩下什么了,勉强度日吧。”

  然而袁立东没想到的是,在乞讨的这段时间里,他收获了自己的爱情和赚钱养家的办法。

  山西卖唱认识妻子

  在朋友建议下开始直播生涯

  袁立东在山西大同的时候,每天都在广场卖唱。他笑着对扬子晚报紫牛记者说,有天广场上来了个姑娘看他唱歌,唱完后,这个姑娘不仅给他钱还主动和他聊开了,夸他很励志很努力,靠自己挣钱。“我本身性格就开朗,和她聊得很投缘,最后问了一下人家姑娘住什么地方,说有空去找她玩,结果发现我们俩住的地方居然很近,在一起相处的时间多了,日久生情。”后来,这个姑娘成了他的妻子,2010年时,他们的儿子出生了,健康而可爱。

  谈起丈夫吸引自己的地方,袁立东的妻子直言是被他开朗乐观的性格所吸引,“有股豁达的劲儿,好像多大的难事在他面前都不算事。”袁立东笑呵呵地补充了一句:“她说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就觉得我特帅。”

  夫妻俩的感情很好,但最开始遭到了妻子父母的强烈反对,直到结婚生子,才渐渐缓和。小两口也时常拌嘴,2015年之前,袁立东仍然在外靠乞讨卖唱为生,妻子偶尔会抱怨,这样的生活每天都是像“借钱花”,还承担不了一家人普通的开支。当时,网络游戏正火,袁立东也喜欢打游戏。《传奇》、《穿越火线》都是他以前会去网吧玩的游戏,别人用手敲键盘鼠标,他用嘴咬筷子玩,期初按键不是很准,动作很慢。袁立东鼓捣半天,鼠标箭头还是在屏幕上“上蹿下跳”,就是点不到他想按的位置。半个月后,他可以做到移动左脸操作鼠标,用牙齿咬着筷子点击左、右键,控制人物完成游戏。后来随着时间长了,袁立东的筷子操控键盘竟然能打得比普通人更好。

  在发小的带领下,他开始接触到风靡全球的竞技网游《英雄联盟》,这里面极具神秘色彩的符文、魔法、地图,各色英雄精彩绝伦的皮肤和技能,以及极具操控性的游戏体验,让他沉迷进这个大型的魔幻世界。之前咬着筷子玩游戏为他积累了操作经验,很快他就成为了队伍中的佼佼者,带领朋友们进行四人排位赛。2015年,网络直播走向热潮,游戏主播也可以成为职业,发小看不过他在外面辛苦地奔波,于是建议他做英雄联盟的游戏主播。“筷子哥”的网名也是那时候起的。

  “最开始没钱买电脑,他就把自己的一台旧电脑送给我用。打游戏的时候有很多网友看我咬着筷子打游戏,就说叫你筷子哥好了,我一想这也不错,干脆就改了。”最开始,袁立东在斗鱼平台直播,大部分打英雄联盟的网友都喜欢去这个平台上看游戏直播,因为独特的直播方式和不错的技术,他也收获了不少粉丝。“那个时候每个月结一次钱,能玩游戏,又会有好多网友鼓励我,还能一起聊天,我也很开心。从那个时候开始,生活就慢慢好起来了。”

  网络直播遭遇“喷子”

  佛系对待笑看生活

  从袁立东做游戏主播开始,就知道一定会遇到对自己评头论足的网友,有的人看他咬着筷子打游戏,上来就直接“喷”他:“没手没脚也来做游戏主播,肯定打不好,就嘴巴厉害,嘴强王者。”甚至如果他操作英雄一个大招没放好,或者一局游戏出现失误,有网友直接用身体缺陷攻击他。所以袁立东并不喜欢别人称呼他“嘴强王者”,“听起来不像什么好话。”他告诉紫牛新闻记者:“咱性格直,原来听别人骂我也气得不行,有时候直接‘刚’回去。但是总有其他看直播的网友劝我,网上‘喷子’多,别理他们,我们觉得你很棒。加上直播久了,慢慢也就能放平心态对待这些人。现在也会遇到说难听话的人,我都不怎么理会,和他们吵不是浪费时间吗?”

  因为只有打得比普通玩家更好才能获得高关注,袁立东每天花费7个小时在英雄联盟游戏上。为了操作方便,他要左侧身躺在床上,用左边脸操控鼠标,牙齿咬筷子点键盘,长期这样下去,他的脸颊上生了老茧,牙床因为用力咬筷子红肿出血,脖子酸痛难忍,去医院检查时发现内脏全部向左侧压迫。尽管如此,这却是他过得极愉快的时光。用他的话说:“我能靠自己拼劲养活全家人,供爸妈养老,给媳妇买几件她喜欢的衣服,供得起儿子读书,更比乞讨体面,而且像我这样开朗的人能有一群人支持我陪我说话,我觉得值。”

  “能养活全家”是袁立东在采访时经常挂在嘴上的话,也是他一个东北汉子最大的目标。他虽然天生残疾,却始终骨子里有股傲气,认为人决不能依靠啃老过活,得靠自己“拼出来”才是体面的活法。后来袁立东想寻求一个有更加稳定收入的直播平台,于是成为某平台的签约主播,但现在他也不做了,因为他觉得没能拿到应得的工资。

  在和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的交谈过程中,袁立东身上真实的“人间烟火气”和“佛系”生活态度奇妙地交织在一起。他会如数家珍地说起自己常用的游戏英雄——“盖伦、石头人、女警”,并分析他们的技能以及自己擅长的操控,并不遮掩自己曾为了生计出去“乞讨”的经历,会告诉记者自己就是个普通的东北村里人,靠直播赚的钱有能力保障家里正常生活和小病医治,但对于大病,例如母亲因为脑瘤无钱医治去世的心酸,和自己迫切需要结清平台拖欠许久的工资,可始终没能解决的无可奈何。

  对于生活中的困难和世人的眼光与嘲讽,袁立东又显得洒脱乐观,他在网上看过和自己身患同病的澳大利亚演说家尼克·胡哲的视频,“我觉得我们对生活的态度很相像,不管遇到什么都保持乐观开朗,即便身体残疾但我能活得和正常人一样好,能靠自己娶妻生子养活家人,还有什么坎过不去?”在他的日子里,没空后退,只有“拼”着往前,不能走“没用”的下坡,只能咬着牙靠自己一步步上坡,因为每个坡都是他撑起全家的方式。

  现在因为身体原因,袁立东偶尔才会直播游戏,更多的是在快手平台上直播日常和锻炼运动。他还曾经和妻子、朋友开一辆特制的车,直播从辽宁一路旅游去陕西。小车的时速很慢,每小时只有20多公里,但4000多公里的路途上欢声笑语。袁立东以此来鼓励生活中遇到困境的网友。“既然我这样都可以去旅游、工作、跨过障碍,那你们也行。”采访的最后,他说起对儿子的期望:“他很能干,懂事,非常孝顺。我希望他能考上大学,可以入伍报效国家。这曾经是我年轻时的梦想。”

  紫牛新闻见习记者|艾陆琦

  编辑|张冰晶

  主编|陈迪晨

  -END-

  扬子晚报·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 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

 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

 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:

  北京大成(南京)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